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版主: gym2019
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一章

19841016日记
下午放学,和毕庆元去新建实验楼玩,楼有三层,从大门一分为二,东面是实验的,分别从一楼至三楼是化学实验室、物理实验室、生物实验室,边上各有三个办公室。西面一屋是会场,二楼是藏书的,三楼是阅览室。有二个老师在整理,里面书很多,汗牛充栋亦不过分,不是吗?还有几个学生都忙死了。而后便和毕庆元去打羽毛球了,我想等开放后,一定认真去那里看书,打了会羽毛球,我便去理发,听说澡堂那个老头理得好,我便去那里,正巧没人,那老师傅在吃面包,他问我干嘛?我说理发,他便要我坐下,自己吃面包,我便照镜子,见头发虽长,但十分中看,(长得好,我不觉暗乐),忽地想不理了,可一想不应留长发,便理了。

19841017日记
今天下午,学校开校会,由姚书记讲话,题目是“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”,他的讲话分两部分,先谈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及其危害,“这是由领导(毛泽东)错误发动的,被林彪、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,对党、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一场浩劫,”他还举了个吃大锅饭的例子,我十分熟悉,生产队出工,男子一天十分,妇女8分,刚能出工的6、7分。然后讲了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祖国的变化,还讲了我校的扩建,他说毛泽东主席过世后一个月,“四人帮”被粉碎了,可是毛主席假如不死呢?不堪设想,人哪?
 
19841018日记
上午地理考试卷发下,我得了第一(81分),其实卷子不难,满可以得90多分,但因没有复习,考试是突然的,不过,我还是满意的,这对我是个鼓励吧。
下午和毕庆元去新华书店,走到学校门口,突然看见了我们写作兴趣小组主办的《溪流》首刊贴在宣传栏里,题字是王校长写的,由范老师写了发刊首语,三面是几篇文章,《“金鹿儿”就在身边》(刘晖),《归乡尤觉家乡美》(高一学生),突然我看到了我的文章《世外桃园记》,不禁一个激灵,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醉了,满是得意,可上面没有我的名字,(不知怎的),可不管怎样,那是我的文章啊!我和毕庆元到了书店,我买了书《宋元明诗三百首》,是清人编的,我决心背下。回到学校时,我又特地去看了《溪流》,默读了我的《世外桃园记》。
晚上和李二乔去纪老师宿舍里,看毕庆元刻钢板,纪老师对我说只要我一鼓作气,一定能考上大学,说我英语、数学基础好,这次历史、地理考得也好,李二乔说我考南大,毕庆元说考复旦,我心想正要这样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

19841019日记
上午课间,我走出教室,见王锋正扒在栏杆上,我便上前拍了他一下,他惊了一下,刚要发作,见是我,便说:“把我吓死了”。第二个课间,我也扒在栏杆上,他走出教室门向我走来,我已看到他了,便目迎,他说应吓我一下,我说可没有。中午我们在班上打了会球,下午我说球是碎的,他戏说陪,我便说你是想让我拿球,到时找借口陪。他说:“你怎么把我看成这样的人,何况一个球,就是。。。”我便问什么,他想了会便说:“就是我的头也不会的。”这倒是真情,我十分欣慰,我俩关系又好上了,他真知我,真的。
晚上,看了《萌芽》上一篇小说,我突然明白了什么,主人公的一句话对我简直是一个醒棒:“我是在找爱情,而不是女人。”其间之情几心知?而我日夜所想所往是何,庸俗的我。

19841020日记
中午,李洪涛说他那里有本《古今传奇》,我便要看,他应允。下午上课前,我便找他要,在班上没见着,便下楼到宿舍,也没找着,只找了个书《三十六计》,便拿去看。一会赵健康来了,他便帮我找,也没找到,他说对不起我了,我也说对不起他了。不知谁真个对不起谁。上课前,我正看书(《三十六计》),忽然李洪涛带谦意地笑着问我找他否?我知是赵健康告诉他了,便说是,然后要书,他一时没找着,放学送了来,我便看了起来。晚自习时,我正在看那书,李洪涛来了,问我有关于化学参考书否?我便笑着说:“在家里,我还带它干嘛?那是我哥的,下星期带来吧,”他便说他化学成绩不太好,我们便谈了一会,他走了,我又看了《中外传奇》。

19841021日记
今天是星期天,一早上都在看《中外传奇》,一会王锋来了,便说他表要修,玩弄一会。他要我表看,我给他,他扯下表带,忽然说:“是钟山的,”我点头,他象忽然发现了一个迷地说:“我还以为宝石花了,”因我表面是宝石花的,我便大笑,他亦笑。一会彼此亲热地谈了家常,我又重温了昔日的温暖。中午我又回教室看我那《中外传奇》,一会儿徐倩来了,身着对襟深红毛衫,我便觉得十分不自在,心有灵犀,我是不敢否认的,然而我想的不止这些,“算得了什么?”我想,可心里却不免发酸,也许这并不是坏事,可是,也许不应该吧,于是我又想起了那小说,是情是人,庸俗。

19841022日记
今早醒之前,又象往常一样,好象一种意识,强迫自己起不来,是人非人,是神非神,反正一种东西压迫自己,迷迷糊糊,却又特别清楚,起身后方知上当,后悔不该受骗不起,起来后,心神异常的坏,似有个沉重的包袱压着,不得开心颜,课间也怕出去,心中苦悲,见人也无话了。中午,和玩邰成华上街玩了会,也不见好转,依然哀声叹气,不知所措,似乎一切都淡漠了,一切都象不属于我了,回想过去无忧无虑时心情,却不免好笑,再也无意了,这时只觉得是最清醒的,倒也觉得作为人无意义了。其实这是发生过多次的,我的心情有时好,有时便这样,这是怎么回事,精神上无寄托?我想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二章

19841023日记
今天心情和昨天截然不同,觉得一切都有意义了,正常了吧。今天下午考历史,考得还好,考过便吹了起来,忽然王晓萍说我应帮助打扫除,我便默许,先去拿扫帚,坏的,便去二班拿了把。另外两个是女生,她们在东面向西面打扫,我则反之,我扫的地刚好是她们之和。后来,张爱琴和严慧英便上楼去了,大概是拿箕簸吧,一会我也上楼了,果然她们扫垃圾了。
今天我擦黑板,擦下后,便见李二乔和陈斌笑,陈斌说嫉妒了,我不解,李二乔说我上讲台时扭扭摆摆,还特意做了,我大吃一惊,我怎么不知道,先前王飞和冯庆荣也这么说,怎么办?改!我想。我每擦下黑板,便以得徐倩目,不想一一失望。吃过晚饭,我向毕庆元讨了点肥皂粉,洗了衣服,在水旁清洗,徐倩和一同伴来洗手,我一阵心乱,赶紧倒掉了盆里脏水,一人打完水后,她同伴开始洗,这边一人走后,我便接上水,接了一点便让开,徐倩便来洗,我想着她刚来时说的话:“哟,这么多人,”唉,人之心,天知否?

19841024日记
中午,毕庆元拿了本《唐诗选注》(上册),一会李二乔又拿了本下册,我便借了看,是毕庆元买的,按《唐诗三百首》编的,也只有三百六十七首,看了看,并不见佳,但我愈发下决心背诗了。一会,李二乔看《我这三十年》(沈醉),我便说他看过给我,沈醉原是国民党武装部驻云南区专员,兼军统局云南站站长,是被卢汉迫起义,反又当作战俘,又特赫的。书中有杜聿明、王陵基、黄维、徐远举(徐鹏飞),这些都是特赫人员,后在文史工作,还有溥仪、溥杰,他也写过《我所知道的戴笠》、《军统局内幕》,看了这书,我才知道了点国民党,书中有江青是叛徒,张春桥(狄克)是军统特务,不觉好笑。

19841025日记
今天学校包场电影《义侠佐罗》,刚看完加影,突然听到“不是,这边”的声音,见一个老头在摸走道,可他摸在椅子上,还说:“我看不见。”我一见这个,便上去挽住他,扶他走,他说:“谢谢。”我便问他几排,他说一排,我一直搀他走到前面,问他多少号,他说十四号,我一望,见那附近有一位置空着,便断定十四号,扶他坐了上去,他说了一个谢谢,我便又回到我坐位上,“我怎么想做这好事的呢?”我问自己,可回想一下,自己那时什么也没想到,就象本来要那么一样,这是天性吧!看电影时,好象不太自如,心有余悸,连和毕庆元说话也没心思了。(潜意识,给徐倩看)。

19841026日记
今天下午放学,我便去买鼠药,我这星期要回去,原先准备了车费,可老师要交钱,便没有钱了,只有叔父要我买鼠药的一元钱,先买过,不知哪里有(他要在药店买),我只见过一店买药的,因为里面是一些为人服用的,便怕笑话没有买,这次要用那钱了,不买药吧,一是还钱时必然不能整一元,不好说,再者也见我不能于世,买呢?难找地方,在小摊上买呢,又太对不住叔父了,我这时想:“先去药店问声,如有,最好,没有就在小摊上买,回去对叔父说因药店无,用了的钱(车费),回去在家中拿出来补”,好个计策,我想,我突然发现自己变聪明了。
在药店路上,忽然路拐弯处,看见了汪群,她和另一个人(先估计原班上人,后没看清),正一边吃着大饼,说笑迎面走来,我不觉心提到嗓门,血也凝住了,表面十分不自在,腿好象十分机械,而又知难看,只有几米路,却显得走过去十分不容易。此时也魂游天外了,我瞟了她一眼,看到了微笑,她却好象没看见我,也许故意,我走过去才松了口气,唉。我算什么呢?少见。汪群,大街上,我一个人。这下到药店,一问,果真有,我得意极了。

19841027日记
今天星期六,我准备回家,乘客车后,走到上拱桥时,忽然发现一个人挑了担粪在向东拐弯,看上去很象我父亲,他或许也看见我了,走了一会,他在我家地里停下,我敢紧判断出是我父亲,还有一个人,是我妈了,我便向他们走去,近前叫了一声,他们也自然问了我。父亲悄身对母亲说究竟是新衣裳,知他是说我穿了新衣服很好。
一会父亲便说要给我买表,我说不必要,戴表好处并没有多少,他说是真的买。一会便叫我回去,我到家后,一个人叫了声“谁”,知是奶奶,一会她已从下房走出,我便叫了声,一会她便把我叫到灶前,盛了鸡肉于我,便悄声说:“台湾又来钱了,合人民币(一百美元)二百六十几块,信还没来。”于是我联想到父亲的话。晚上吃了顿丰盛的饭菜,奶奶问考过试没有,我说地理考过一次,爸妈便问多少分,我说81,他们愣了一下,而我正在等他们往下问,果然问最高多少,我说就是这么多,他们显然是提着的心落下去了,我也不无得意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三章

19841028日记
下午妈送我上车,走至半路,忽然一辆自行车过去,妈还骂了句,我一看,是村上张英子,便喊了声“姑妈”,她也下了车,母亲是给我背米的,便把米放在她座垫上,让她随路带。她说:“送儿子就要送到底,”母亲说家里事多,便走了。到了学校,按理可吃晚饭了,可我却要去买个讲义夹,实在等不到明天,价钱二元四角九分,其中两个目的,一是需要讲义夹,他问我什么颜色,我便要蓝的,(徐倩有个是蓝的),买到后当然十分高兴。

19841029日记
中午称米,当我称时,熊文宾说没有二十斤,我脱口出“没有我打死他,”熊文宾伸了伸舌头,我也知失嘴,但那称米人没讲什么,我是讲这话的人吗?下午拿饭票,我刚拿了菜票就要走,因上课了,吕头说还有饭票,我这才知道,卖饭票人说 又 忘了,我一笑,真粗心,在这上,少有。
班会课时,纪老师给我一个报刊目录表,要我去找杨老师(管图书的)联系,我也不知道联系什么,也不大认识杨老师,李二乔说认识,真巧,她正在实验楼前和人说话,我去找她,她领我上楼,交给我一张表,叫我填。她问我名字,我先说“葛亦民”,她写了个葛,我便按下说“亦民”,可她却把葛字扛了,改为“叶民”,我觉好笑,她还喊我“叶民”,我不想和她争辩,因为没有关系。后来我写了真实名字,她喊时却混不清了。我会填表,便走了。

19841030日记
下午课间,范老师找我,先问我最近是否写了文章,我照直说没有,他又说要成立个编委,四、五个人,决定有我,我当然十分乐意。
一会,我和毕庆元正在看报,忽然本能抬起头,我知道当时并没感觉到有人和我说话,见郑仁湘在说,我便问了句什么,她说什么时候交报费,我说:“随便,”忽然发现徐倩在后面,手按背,一阵高兴。郑仁湘便对同伴说了句,仍没离开,我便不知哪来的聪明,把简表给了她,她们自然欢喜,我特别注意到徐倩十分得意地翻看,我满足极了。今天学校用4元购来阿托品眼药,为我们治近视眼的,我当然高兴,夜间滴了两滴,真好极了。

19841031日记
今天,全校劳动,拾操场上石子。拾完我打完饭,在路上碰上王飞,一道吃到宿舍前,便停住吃,一会刁道生端了碗来了,王飞说:“我们还有几步就到宿舍,可还是等你,”我说“多好的交情,”欺人耶?一会王飞说菠菜没有中空的,他以前吃得很细,我便说是同素异形体,刁道生便赞赏,我十分得意。晚自习刁道生说我刁,应信刁,我说我是开玩笑,看着刁道生那认真样,我真想笑。

19841101日记
上午课间,我在看报,因下节是体育课,不少同学打球去了。一会,我也弄不清是怎么知道的,反正是那么抬起头,徐倩站在桌前,两手洒脱地插在上衣口袋上,身子是否在晃动,说着要订《中学生英语》和《。。。》,我便听着,并记着,看她说着不歇,我便认真瞥了一眼,见她在笑,我十分得意,一会又说同伴订《。。。》和《中学生英语》,便回位子。一会又转头说(上海)的,我答应一声“喔”,似乎很高,我便问多少时间,她说一年,一伴说“一年哪”,她说:“要订就一年”,我十分赞赏,一会她又代为一伴订,我不免诧异了。但满足满足。
下午,和王飞去图书室,这是我从图书室搬上新楼,第一次去看书。一会,李二乔来了,我们进去,几几观了下杂志,又历史方面的研究之类杂志,文学方面有语文战线类,还有〈散文〉、〈诗刊〉,我便决心要天天来看。后看了报,先是〈汉语拼音小报〉,看了实际是读了〈春〉(朱自清)、〈风流歌〉(纪宇),后看了语文报,时间一会过去了,真令人失望。明天再去,我想!便暗下决心。

19841102日记
今天,我好好地读了《乔厂长上任记》,因昨天范老师说是因作者蒋子龙眼力准,预见了将来的改革,于是出现了一大批改革者,因此获得荣誉。今天读了后,却觉得没有什么味道,读完后竟好象还有似的,不知所措了,唉!原来这样的作品多读是不能余味的,只有第一遍才行,难道这样的文章是被极为推崇的么?我应作什么类文章呢?真不知道。
下午开年级会,王校长讲话,说要抓好学习,学习方法要好。散会后,纪老师找到我,问晚自习班上什么人会说话,我愣了下,便想说又说出了陈斌,他还问有谁,我便说那一方的,他又说我在班上有威望。呜呼,我是不是帮助了陈斌呢?我想是这样。后他说班上订《中国青年》,说在我这拿钞票,班费有五块在这里,真好笑,他竟说钱为钞票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四章

19841103日记
下午课间,郑仁湘说王小平要订报纸,于是我登记,她又说要改一下自己的,说家里订了,我应允,当我打开写时,徐倩站在身后,似乎一双眼睛望着,我倒是十分沉静地做着一切,只是字不好,实乃大憾。冷不丁她说什么时候交钱,我敢忙说“随你”,还是那句,不过“便”改为“你”,凑热乎。上午张春林老师台我,我后之台,完看他在等,我却在台不安,不过却倒反而安了。后都完,我半之,一号反,却十分满足。
放学后,我正在看书,谈德荣问我是不是地兴小组的,我敢紧应是,他便要我去做个仪器,我便又拖毕庆元去,到了合楼三楼,原来是做“中国交通图电子游戏”,在一个板上刻好主要铁路线和途经城市,各个城市按个灯泡,辩别答题,我们几个在王老师带领下,做了一阵,王老师问我时间,(不知怎么知我有表),我看了,告诉他5点,他便要我们放下,星期一放学接着弄。晚自习后,看了电视剧《徐悲鸿》。

19841104日记
上午,看了小说《改革者》,因为冯牧评价高,我借来看,可是看了后,并不见佳,也许是改革两字好评。中午和王飞上街,买了绒毛颈罩,因为毛线衣无领,先买了个紫色的,到宿舍后,套上,并不见佳,不配,我真想去退掉,但一想是不可能的,于是便准备换个配的,一说那人很愿意,我说“麻烦你了”,她答谢,我想若退,总会是另一副样子的。上午我端着粥碗走来,一手我的,一手毕庆元的,在操场上,突然看到有人打排球,我就想“别打翻碗”,正走着,突然一个球飞来,碗落在地下,粥翻了一地,我真没想过来,那人敢紧过来陪不是,我捡起碗,发现他在捣口袋,知是拿饭票,我便说:“没关系”,便走开了,因打翻了一个碗是毕庆元的,而我的却好,后来我又把粥扫了,我多么佩服我的处理方法,人人这样,我想。
下午看了”中日女子超级排球锦标赛”,看电视在初二一次,是黑白的,在卓中,这次县中是彩色的,我更是激动,和王陵看,中国队打得很好,而日本队只顾扣球,防守很差,第一局中国队以15:8胜,第二、三局分别以15:1、15:0胜,当时我也很激动,球场上有人打标语“再接再励”,还有一个“中国女排球迷会”,令人兴奋。

19841105日记
早上醒得很早,因邰成华约我跑步,自觉还早,便不想起,一会有两人起来,邰成华也醒,叫了我,我便应着,穿了衣服。跑时只有5点35分,这次从校门西拐到县委,然后到体育馆,再到客车站,后到学校,这么个大圈子比以前要长多了,而我却坚持了下来。起先一点也不吃力,因是慢慢跑,和上次感觉截然不同,于是我便下决心要跑下去。
早上,徐倩交报费,先说三,我说共,曰无过矣,我便寻,无着,急中生智,冯问,道变,其曰那我拿,有,结完。下午,郑又交,后找之,后,正在读一曰:“错了,四呢”,抬头对天,并说所以,不懂后拿表看之,方应。后李二乔曰:“叫就抬乎”,我实知,乃佯不,其意在套中话来,曰:“那应”,并手指,我便曰不好叫名字,当然“哎”,其意何有,原是。他真和我一样,我想。不知怎么今天上午把其和初中同学李晓霞联在一起,觉得李十分满意,而其却非,李温而不急,其远矣,想得很多,原来其和我想象中远矣,而这一念头,却是其与吾满意之际,悲夫。
晚自习前,冯青荣与笪宏伟吵架,冯说笪无故击之,而后遁,告诉纪老师,因之多次寻事,竟发了电报,叫其父来。马文详说于李二乔语满我,我问李二乔,李说:“他说你对任何人都一样好”,马说我刁,还说陈斌也同意,我不禁笑了,马指我对笪见,而陈斌真是知我者。
下午去图书馆找杨老师交报费,不遇,看了一会《少年文史报》,觉得很好,可惜一会闭馆了。

19841106日记
今天早上醒来,天很黑,(因雾大),但我还是起来了,约邰成华跑步,今天跑得自觉不如昨天,一会儿腿就酸了,但我想象邰成华昨天说的要坚持,便也坚持了,可以说是拼命坚持,我还以自己自制力大鼓励,终于跑完了和昨天一样的路程,而后来却不感觉累了,其实,我们今天跑得比昨天快。
今天班主任便叫同学们,确切说是被笪宏伟打过的人写材料,写出经过,因昨天拍了电报叫他父亲来,大家都写了,而且是事实,可我也想到了小说中整人写黑材料,也这样吧,呜呼,众口烁金。
下午去图书馆,找杨老师交报费,我先说38元,可她一查48元,我真是,这么个粗心,将来,我是这么粗心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yexue
帖子: 158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2:53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yexue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五章

19841107日记
今天早上醒得很迟,邰成华也是,在床上斗争了一会,便不去跑步了,因已6点了,天也亮得很。
今天学校包场电影《人生》,这是我早已要看的,我想我应该得到点东西的。影片编剧是路遥,这本是小说,早已在广播,报刊上风糜了一阵,是一部成功的小说,同样也是部成功的电影。看后很值得深思,我认为影片中几人都没有错。高加林理应是个大雁,而黄亚萍正是追求真正的爱情,刘巧珍也是在无法下同马栓结合,有人认为原因是克南妈,这是不对的,虽然她是值得指责的,但她是因为儿子失去了好姑娘才做的。有人说是因马胜,但他只是为了自己利益,为了领导,讨好领导,各种人都不应指责的,他的存在都是合理的,而我们应从另一种东西上去找原因,那就是城乡差别,那就是乡巴佬的地位低下,被困在那几亩地上,“苏杭、上海,我这辈子去不了了”,近几年虽然农民生活改善了,刘巧珍家不是很有钱吗?看结婚排场多大,可有什么用,无钱时,人们需要它,为一点钱可以拼命,可是钱真的多了,却倒并不是好事,而要去追求另一种东西,生活啊!残酷。
城乡差别是存在的,似乎永恒,怎么办?改掉它。

19841108日记
下午去图书馆杨老师处交报费,见有几人在那里,她便叫我翻翻杂志,等一下。我便翻了几本,一会唐某和一同学来自习,他们便谈了起来,后谈到叶超(前我校学生会主席),他原来成绩还很好,可唐某说考了个苏大,是中专,二年毕业。杨老师和我都吃了一惊,我原以为他考了个好学校,这才知道分数只比录取线多三分,他还报了清华,杨老师一阵叹息,便鼓励唐某,我也深深地暗下决心。

19841109日记
早读,正专心语文,门外一个响,知我,看为上堂,心里一惊,出去了,还算出息,叫了声,完便走,心一直提嗓,见路殷华,不惭。半路因班毕庆元讨钢,不与戏弄,知他,却又奈何。到后问大白鞋未穿否,一阵心热,后赝钱四元,再给不许,具告订报,后送至校门。到班后,见徐倩,竟一阵气恼,唉,我真后悔,不免骂自己,多么溥情,还说将来考,情无钱再多用何!
因昨晚在二班借蜡烛看书,今早醒时天已大亮,知时候不早了,可是还想睡,也许还不适应开夜车。中午放学,我便第一次认真地在宿舍门口背历史,我是读一遍,感觉获着不小,要是以前抓紧多好,我想,忽又想到,还不晚,对,抓紧。

19841110日记
下午放学,在楼梯口遇王锋,我是和刁道生走的,王锋说:视而不见对我,我因听了多次,便答:对我听而未闻。呜,我有什么值得视而不见,真不知道。
今天心情似乎不大好,也许因为快考试了,但追根究底,原来因为是没有看诗罢了。

19841111日记
今天早上起得很迟(星期天),醒了好久,就是舍不得离开那被窝,后勉强起来后,打早饭时,已没有了。无法,只得饿肚子了。昨天下自习后去实验大楼王老师处,去做游戏图,他和我们谈起《人生》,说两个都不值得同情,也不值得学习,高早知有文化,不应结合,刘无文化。还说高*那样,农民不能当了,我也觉得对。

19841112日记
上午上代数课,梅老师讲了个作业错误,说两个班上只有一个人做对,而且在我们班上(文科班),我是做对的,可我却并不感到什么。后好象听到说是我做对了,听着是我的名字,但又不敢肯定,我这时想,班上是否听清是我,还有徐倩。后打饭,二班徐怀宝突然说我可以,我莫名其妙,后他说两班只我一人做出,问我怎么想到,我才恍然,笑笑,却感到了满足,二班人想必也知,汪群乎?后尤学忠亦云,我当然高兴。可我却想得不是自己学习真如何(因我对数学无兴趣),却是想着别人知道,为什么?
中午看了《福建青年》,突然间获益非浅,使我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,对徐倩亦改,我想现在不管,不能想得简单,搞好学习,将来。。。食堂忽见徐倩,突然觉得过了,貌乎非也,原来是才华和性格,呜呼!徐倩耶,非耶?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真言:我是神,你们要听他(葛亦民)。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六章

19841113--14日记
13
明天就开始期中考试了,突然觉得什么也没复习好,能考好吗?真不知道!凭运气考?不行,那怎么行呢?我这是。。。“一定能考好”,不知是什么提醒了我。

14
上午考了语文,觉得有个词解没写对,甚觉遗憾。下午考了历史,晚自习后,在宿舍看书,一会,陈斌和马文祥进来说历史已改好,我93第一,还有一个93,90多有十来个,我一阵欣喜,但,还有什么?心照不宣,李二乔得了82分,他不服气。我也想假设我这么多,如何?真不可想,管它,还是不想为好吧。

19841115--16日记
15
今天去楼上时,在梯口忽然遇见徐倩,忽似乎遇见,心里一阵忙乱,敢紧上楼,可进教室一看,她正在背书呢,这,我惊讶了,不免怪起她来,岂止怪他,分明是怪自己。今天英语考得不好,不过政治还可以,“以后抓好英语”,我想。

16
考完地理,我和管老师对了两个题目,象对了一个,忽之问擦,不语,后见,竟给,不应,一会方允,好尴尬。
考试都结束了,我便回家,候车时,不时有两个乞丐来,我便给之,人家大都不给,我十分气愤。也奇怪,不知怎么乞丐总冲我要钱,叫我“大学生”,“人间沧桑还在”。
下车后,见同车梅玉华和一人说话,见之,竟是高献忠,我一阵不知所措,欲前又止,欲认无能,似乎哆嗦几句,想必对方不知,匆匆分手,不简,直是跑躲着分手,他一定没看出我,我对梅应付:“高献忠,竟没看出来,”他也说他也是,我便十分满足。
路上遇见戴曲,说村上吴家盖楼房,我不知怎么竟十分小看他,不希奇,呜呼。
到家门口,见母亲在筛稻,笑着问我是星期六吗?我忙说不是,是星期五,星期六放假。

19841117--18日记
17
昨夜,很晚才入睡,乱思一通,结果一无所获,我不由得怪起所思之物来了。今天却一早起来,读了几首唐诗,这算是我回家真正干的一件事。

18
今天我又要去学校了,正好,叔叔去粮站,也就省我背米去车站了,行过村口,忽然一个人叫我,听出声音是母亲,已回过身看见母亲,她向我告别,我一阵心热,多伟大的母爱。
今天买了个表带(2.5元),看了场电影《少林小子》,并不见佳。我、李二乔、孙光海吹吹,大感兴趣,有时聊天能使人特别感兴趣。

19841119--20日记
19
今天英语试卷发下(72.5分),可我却十分满意,真的,出于意料之外,虽然不好,却是不幸中之大幸了。可地理只有80.5分,我不觉冷了心,原以为这是最好一门,不需复习,可。

20
今天语文课后,范老师把语文分数给汤平,我十分激动地上前,大家也一哄而上。我一看是97,当时,得意之心不觉溢出,“大爷多少分?”“大爷97”,陈斌说。“好,摸到了”,我一拍掌,便去擦了黑板,出自意料之外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

19841121日记
今天课间和毕庆元打羽毛球,一会,谈德荣也来打了。下午和毕庆元去王老师处搞电子游戏,晚自习时忽然见一老师在后,好象叫我,我一愣神,他用手招了一下,我看清是范老师,他一定是找我吧。便出去,他问我作业多否,我说不,其实很多。他便要我去看看溪流(我们语文兴趣小组主办),我便答应,然后约毕庆元一起去,去改了两个错字,后来谈到作文,他要我们写,我和毕庆元正要这样,后他说话,有点忽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但我想忍住,没达到,便想起种种不快之事,想起,果真不笑了。他倒没介意,可我总觉得对他不起。他便要我写,我想写两篇,一是《母亲》,一是《乡下穷人只认钱》。

19841122--23日记
22
今天写了篇《我的母亲》,忽然觉得应把一切亲人都写出来,还有篇《乡下穷人更认得黄的金、白的银》,构思时觉得很好,认为大可博人之欢,可后来觉得并不见佳,似乎觉得太现丑了,这为什么呢?

23
上午课间,范老师走来时对我说:“你去贴一下《溪流》”,我应允,于是跟他走。他走过高一(1)班时,进了去与一女同学说话,我知是刘晖,她并不美,原先见过一面,甚至觉得不舒服,可这次却十分近之,也许是其才吧!我不觉为我高兴,贴上《溪流》后,发觉有“本刊编辑刘晖、葛亦民、钱晓宇(美工)”字样,不觉一阵高兴,却又十分希望其它同学能知道,徐倩乎?

19841124--25日记
24
今天上午课间,范老师走到我位时,我交给他一首散曲《山坡羊.观《火烧圆明园》》,是按元张养浩而作,他看了会边看了出来,便走了前去和郑仁湘说话,徐倩与何宪梅便看那纸,见徐倩双手拿着读着,我心里立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。

25
今天下午又去王老师处试验电路,真的在他那里还懂了不少电的知识,后与陈斌捧一堆卷子到进修学校,王老师说:“捧到理化组苏老师那里”,我便对陈斌说:“他怎么好意思叫苏老师”,因苏老师是他女人,陈斌说:“不叫苏老师,叫什么呢?”我想也是。

19841126--27日记
26
下午放学,去王老师处继续搞电子游戏,这次去试验,有几处不通,我们便搞了起来,完后,已5:30了,人家已上自习,天也暗了,我们赶紧去打饭,到食堂,还好有饭有菜,我们便打了吃了起来。
继续看《复活》,大有裨益。
晚自习时又去王老师处,路遇梅老师,她要我叫三人明天开座谈会,我觉得是她在纪老师处说了我许多好话。

27
早上课间,梅老师进来,向我说要借15本几何书,我便给她借了,可刁道生却不与,真实的不与,我也没强求,只觉他是否那个,后他说是因笔借了弄坏在气头上,我也就原谅了他。
中午和毕庆元上街,我想等助学金下来便买双皮鞋,到底为什么,心照不宣,错了,因布鞋穿着太没那个了,我想把布鞋带回去,

19841128日记
今天中午决定洗衣服,那衣服已脱了几天,可就是怕洗,中午决定洗,正好吕文东也洗,就一起洗了,一会洗好了,于是我认识到一切事,只要做起来都是不难的。
下午学校高三男子排球队和学校女排比赛,我校女排在今年市区比赛中又得全胜,捧回了“雷锋杯”。先是女排胜二局,后高三也胜了二局,可第五局竟未打完,真遗憾。
今天看完了《复活》,这书我是仔细看的,花了不少时间,获益实在不浅,书中“托尔斯泰主义”竟有些和我想法同。“土地和阳光、空气一样属于每个人”,“要恕别人七十个七次”,书名《复活》,一是写男主人公----聂赫留朵夫最后也就看了福音书的复活,即消除迷雾,一是写女主人公----玛丝洛娃的复活----感受了人之恻隐,并为之也做了自己牺牲。书中写了不少社会黑暗,实在是一本难得的好小说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

19841129日记
早上,徐倩面后,已新,即思昨夜之谈,盖言赵廷喜之贪,大言而立之数,知是其,陈斌说人都一见,王陵曰是谈德荣之,于是吾盖实委之,具体人同此心,那么我便要高人一等了,于是对其兴趣大减。于是掏出了古文,我于是也算复活了。下午去了阅览室,茅塞顿开,便想天天来了,只是觉得时间太短,不能满足。我是个什么知识都探求的人,什么书、报都是从头到尾,一字不漏的,因此看杂志极其之慢。我只看了《中学历史》,上面知识太丰富了,一下把书本上知识突出出来。
晚间,李二乔问我对鲁迅文章看法,我便说很好,他说也是,并说原来不认为,现在觉了,我想这正是我要说的。

19841130日记
今天心绪不好,一早上不知所措。
下午,王老师叫我们去搞电子游戏,我和毕庆元忙着抄写,错过去图书馆机会,此诚憾事。
昨夜,陈斌告诉我第二名,心中甚为不快,但却无妨,下次再来吧。
 
19841201日记
今天不大顺心,似乎觉得自己已无了能力振兴,全身受缚。
中午买了两袋鼠药和瓶墨水,让徐锐带了回去。
中午看了几首七绝,打了会乒乓球。
今天似乎同学们都回去了,晚自习只有几个人上,实乃少见。中午又去了王老师处贴了纸,看高三同学搬东西,有唱片还有《沙家浜》,都觉好笑,其实也没什么,就象听到有人说华国锋一样,谬论,真不可思议。

19841202---1203日记
1202
今天星期天,早上醒来就不想起,后7:45方起,又一次没吃上早饭,不过我并不反悔。
上午在班上看了历史,便有点不想丢了,越看越有了兴趣。下午一边打乒乓球,一边看了一些短篇的古文,我发觉我对什么书都特别有兴趣。晚自习后,徐锐找到我,给了我衣服、菜,还给了我二元钱,他这星期回去了。

1203
上午上物理课,后半节我们自习,一会自觉一人在窗口找人,抬头见是叔叔,正和王飞说话,于是我上去,叫了声,便要和他走,他问我是否告诉老师一声,我说是自习,便和他走了。他说带了被子来换,后象上次父亲来一样,依然从后面送至门口,他跨上车走了,后梅老师问是否有课?为啥我跑来跑去。

19841204---1205日记
1204
今天下午学校里高二、高三年级开团会,金老师坐下刚说话,于是下面一片掌声,很久不息,于是他又说了一句,下面又是一片掌声,大家都边拍边笑,后又一次,于是老师们发火了,说要查出是什么人,真好笑。后纪老师坐在我身旁,对我说我成绩还可以,争取下次第一,他又说我若英语(73)多10分(83),就可赶上郑仁湘,我十分得意,便想着其它各门稳步,英语赶上第一,在地理上盖住之,于是我便觉轻松了许多。

1205
放学第一次交了开学来的团费,0.30元(9--2月),团的活动也太少了,除了开难得的会外,便是交费。放学和毕庆元去理发,因头发太长,李洪涛说象是假发盖着似的,毕庆元说长,道生、王飞亦云。李二乔说此长得不好看了。我一般是二个多月理一次,可毕庆元说他一个月理两次,我真搞不清了。晚自习,只看了地理,把笔记从头看了一便,发觉还有不少东西不知,我大吃一惊,心想马虎不得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gym2019
Site Admin
帖子: 15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12:17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gym2019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

19841206---1207日记
1206
不知怎么搞得,昨天理了发,今天觉得十分不自在,早上跑步时把王飞帽子戴上,换了衣服,也许是最先戴,同学们都觉得好奇,后脱了,人言可畏。早上毕庆元又声称我出尔反尔,邰成华亦云什么久了,不管它吧!
中午找了针钱钉上了扣子。
下午上课前,范老师给了我三篇稿子,我看了一下,有两篇写得不错,是冰清的,一首诗《可否思故乡》,觉得很好,小改了下,范老师说我还要多写文章,我暗暗应允。

1207
下午课间遇上李洪涛,他说怕背而没学文科,我说现在已没谈头了。纪老师说外地卷子,他看后说都是归纳过的,说过去在高庙,人家怕县中,现在并不要怕外地,我木然,似乎对其不大关注了。
中午遇见王锋,他拉住我,问谁第一,具告之,问我,道次,他又问次数,以外语差告知,后他又问王凌,告,大叹,我。。。他真够朋友,人不能十全,只要有点优点就行,我对他又十分想交往了。

19841208---1210日记
1208
今天是星期六,去洗了个澡,洗后十分舒服,盖不少日没洗了。晚上宿舍里不象话,竟是**有了她,等等,我听着,无话可说。

1209
早上看了唐诗,下午先和陈斌打了会羽毛球,后便去了班上,晚上先停电,在汪贝玉处看了会书,6点半时,来了电,便写了篇作文。不知怎得,心中十分苦恼,似乎有什么压着,喘不过气来,对前途十分失望,太遥远了,我。

1210
今天看了《少年文艺》(江苏),有黄小波的小说《难解的方程》和开头介绍她的一篇文章,她已考入南大中文系,我十分喜欢那篇小说,她能那样,我呢?我能否赶上她呢?我暗暗下了决心,前途无量,现在对英语已有兴趣了,实践证明我数学并不差(今天发试卷,96分,班上大多不及格),地理我是得意的一门,其它都占优势。我想起初三暑假时,哥哥对爸妈说我一定考不取南大中文系,而爸爸却要我争取,当铭肺腑,其实又有什么不可拿下的呢?我还是信任自己的。

19841211日记
上午课间操时,尤学忠对我说我不怕冷,因老狗(葛),我慎之,他衣服比我多件,岂止是他,但我忍着,便也不冷了。秦斌给我直腰,我便挺了起来,他几次对别人说这样很帅,并说下次有人说我走路漂亮告诉他,我不无欣喜,便想真的直腰了。
化学课上,做实验时,老师发现少了蒸馏水,便对我点了头,于是一些同学朝我望,徐倩耶!我边走边想该拿什么东西,到讲台时便拿了个试管,飞快去取水,一会便来了,交给老师便回位,发现徐倩看着,我一打量,脖子一白带结,于是我想到了圣洁而单纯。
下午开年级会,由傅主任作半学期总结,后来别的班几个同学讲演,看徐秋宝还可以,可我,我暗暗决定在这方面下功夫,大胆点,我想。

19841212日记
上午做课间操完后,道生约我去厕所,我因秦斌要书,便去问冯青荣,叫道生等会,一会后,他独自去了。后在苏正云处要了书,已不少天了。下午仍是课间操毕,我复约道生,他笑拒,我说明,但他无意,也作罢。下午补测了五十米,我、冯青荣跑了个7秒4,毕庆元也是这么多。打饭时,路逢梅老师,她叫住我,说是我班上一个同学东西在她那里,她捡到的,原来是崔晖的讲义,打饭时很挤,有时刚要打,突然被挤到后面,真是懊恼极了,一个小同学径直走到前面,我前面一个高三同学对他吼“过去!”我。

19841213日记
真要命,这几天天天早上起不早,虽然夜里下了决心,但总被第二天的懒觉代替,这天醒来,已有几个同学起身了,自己只是迷迷糊糊,似醒非醒,似乎觉得有一种意识强迫自己再睡会,便觉得这样能有多少好处,而若起来便破坏,这是因为天天做梦,梦里一些说不清的东西,使自己觉得已在干什么十分与自己相关的事,醒来也这样觉得多睡会儿简直是太满足了,但起来后又不觉得怎么样,方知上当。这是怎么回事,我不得其妙。
早上去交东西(为什么不写什么东西),她在拿书,递上时觉得碰了两手,却不觉什么,看徐倩亦然,当却感到了不一般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头像
可塑品
帖子: 4
注册: 周六 6月 19, 2021 3:30 pm

Re: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(连载)

帖子 可塑品 »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二十章

19841214日记
昨晚下了场雨,今天就不上早操了,可我还是横竖起不来,那时的觉,多好睡啊!
今天下午看电影《通辑令》,觉得很好,想不到太太平平的今天还出现着那么触目惊心的事,影片说的是:罪犯尤梦财逃后,公安局追捕,这时一年轻女子黄小丹被害,她从银行取款被抢,她死在一汽车里,这汽车驾驶员因某夜带一女子,后被其灌醉,车子被人开了作案。梁小虎是个无业青年,号“摩托王”,他正和白燕恋爱,他想去美国姑妈那里留学,白燕不赞成,但白度(白燕哥)却支持。公安人员查出一赌船,但尤梦财逃走,经搏斗,抓住他的两个赌友,在其中一人帮助下找到尤,但又被其逃。公安人员查出罪犯杀害黄后乘摩托逃走经一农民提供线索,查出是梁卖给一同学的那辆,抓住那人,他交代是梁某卖给他的(低价),并且要他向外界说是前一个月卖的,于是公安人员调查梁小虎,并向白燕调查,白燕去问小虎,小虎告诉她自己作了案,白燕回家后告知白度,白度令其投案。公安人员赶到小虎家,小虎已被人诓出杀害,并捞出一白警服。
公安人员抓到尤梦财的那赌友,由他带着进入赌窝,一番搏斗,抓住了尤,尤对小虎之死大吃一惊,供出黄小丹是一人叫他开车撞了后,那人上车杀死她,那是穿白警服的。显然是那人事败杀了小虎。在公安人员威逼下,终于说了那人是白度。白度正带着他老婆(就是诓汽车司机的那人)乘飞机逃走,公安人员赶到,他俩又匆忙逃窜,进入一个正在建造的高楼,他老婆实在走不动时,白度一脚把她踢下了楼,自己逃到楼顶,公安人员也上来,他放下皮箱,掏了一大把票子塞入胸间,又逃,后他扶着支架下楼,被一公安人员发现,叫了一声,他一惊,摔下楼去,空中闪着一大把钞票。

19841215日记
今天看了《水浒后传》(陈忱),书中把《水浒》上征方腊后幸存的三十多名梁山泊好汉又集在一起,在海鸟矍罗国上建立了政权,李俊做了国主。书中明显是牵强附会,但却能快人心,看它就象看《水浒》一样。
下午放学,那些男生在班上拼桌子打乒乓球,我看《水浒后传》,他们兴致很高,我发现徐倩似乎对此有兴趣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晚上睡觉和邰成华、陈斌谈歌曲,又谈了别的,很久才睡去。

19841216日记
早上醒来时,迷迷糊糊做了个梦,觉得欧洲那一个个国家,被我或联络或攻下,都属于我的,是象地面一样,一个个在地图上被推来推去,倒真象希特勒了。其实可悲,惹得我起不来。今天是星期天,又没吃上早饭。
今天心情特别坏,看了一天《水浒后传》,终于看完了。心里特别不好受,觉得一切所见之物都在弃己,我知道又是那种心情。
早上,毕庆元说真羡慕我们,他在一纸上写“我没有妈妈,”啊,怪不得有时他十分痛苦,我真有点想哭,别怎么,我觉得他不可能没有妈,那样太可怕了,对于生育自己的母亲而无机会报恩,这是何等打击,天伦之乐,这可是世间最为上的爱啊,我也由此想起了我妈,她成天辛辛苦苦,供养我们三人上学,这多不容易,可我过去,有时还冲撞她,我真是。我真想妈,想家,回到亲人身旁,这再也不麻木了,我爱妈,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心,妈妈,儿了在这里发誓。

19841217日记
今天起得很迟,我以为是做了梦的缘故,而不幸在我把它当真。陈斌说我梦呓杜甫的一首诗,我想它和梦境无关,原来梦话与梦却是无关的。
今天和毕庆元在食堂值日,早上没去,也不需要去,因人们是陆续去的。中午去值日会,还好,晚上则人多了,大家都集中在那个时候。大家还能排队,只是人多也有点挤,等了好会才吃上饭,晚上刚要上自习,突然停电,于是乎和李二乔买了蜡烛,不一会却来了电。
上自习时,毕庆元进来说下雪了,我看他身上果真有,于是出去,真的下了,不时几粒从黑洞洞的空中洒下,这是今年第一次下雪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