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

19841206—1207日记
1206
不知怎么搞得,昨天理了发,今天觉得十分不自在,早上跑步时把王飞帽子戴上,换了衣服,也许是最先戴,同学们都觉得好奇,后脱了,人言可畏。早上毕庆元又声称我出尔反尔,邰成华亦云什么久了,不管它吧!
中午找了针钱钉上了扣子。
下午上课前,范老师给了我三篇稿子,我看了一下,有两篇写得不错,是冰清的,一首诗《可否思故乡》,觉得很好,小改了下,范老师说我还要多写文章,我暗暗应允。

1207
下午课间遇上李洪涛,他说怕背而没学文科,我说现在已没谈头了。纪老师说外地卷子,他看后说都是归纳过的,说过去在高庙,人家怕县中,现在并不要怕外地,我木然,似乎对其不大关注了。
中午遇见王锋,他拉住我,问谁第一,具告之,问我,道次,他又问次数,以外语差告知,后他又问王凌,告,大叹,我。。。他真够朋友,人不能十全,只要有点优点就行,我对他又十分想交往了。

19841208—1210日记
1208
今天是星期六,去洗了个澡,洗后十分舒服,盖不少日没洗了。晚上宿舍里不象话,竟是**有了她,等等,我听着,无话可说。

1209
早上看了唐诗,下午先和陈斌打了会羽毛球,后便去了班上,晚上先停电,在汪贝玉处看了会书,6点半时,来了电,便写了篇作文。不知怎得,心中十分苦恼,似乎有什么压着,喘不过气来,对前途十分失望,太遥远了,我。

1210
今天看了《少年文艺》(江苏),有黄小波的小说《难解的方程》和开头介绍她的一篇文章,她已考入南大中文系,我十分喜欢那篇小说,她能那样,我呢?我能否赶上她呢?我暗暗下了决心,前途无量,现在对英语已有兴趣了,实践证明我数学并不差(今天发试卷,96分,班上大多不及格),地理我是得意的一门,其它都占优势。我想起初三暑假时,哥哥对爸妈说我一定考不取南大中文系,而爸爸却要我争取,当铭肺腑,其实又有什么不可拿下的呢?我还是信任自己的。

19841211日记
上午课间操时,尤学忠对我说我不怕冷,因老狗(葛),我慎之,他衣服比我多件,岂止是他,但我忍着,便也不冷了。秦斌给我直腰,我便挺了起来,他几次对别人说这样很帅,并说下次有人说我走路漂亮告诉他,我不无欣喜,便想真的直腰了。
化学课上,做实验时,老师发现少了蒸馏水,便对我点了头,于是一些同学朝我望,徐倩耶!我边走边想该拿什么东西,到讲台时便拿了个试管,飞快去取水,一会便来了,交给老师便回位,发现徐倩看着,我一打量,脖子一白带结,于是我想到了圣洁而单纯。
下午开年级会,由傅主任作半学期总结,后来别的班几个同学讲演,看徐秋宝还可以,可我,我暗暗决定在这方面下功夫,大胆点,我想。

19841212日记
上午做课间操完后,道生约我去厕所,我因秦斌要书,便去问冯青荣,叫道生等会,一会后,他独自去了。后在苏正云处要了书,已不少天了。下午仍是课间操毕,我复约道生,他笑拒,我说明,但他无意,也作罢。下午补测了五十米,我、冯青荣跑了个7秒4,毕庆元也是这么多。打饭时,路逢梅老师,她叫住我,说是我班上一个同学东西在她那里,她捡到的,原来是崔晖的讲义,打饭时很挤,有时刚要打,突然被挤到后面,真是懊恼极了,一个小同学径直走到前面,我前面一个高三同学对他吼“过去!”我。

19841213日记
真要命,这几天天天早上起不早,虽然夜里下了决心,但总被第二天的懒觉代替,这天醒来,已有几个同学起身了,自己只是迷迷糊糊,似醒非醒,似乎觉得有一种意识强迫自己再睡会,便觉得这样能有多少好处,而若起来便破坏,这是因为天天做梦,梦里一些说不清的东西,使自己觉得已在干什么十分与自己相关的事,醒来也这样觉得多睡会儿简直是太满足了,但起来后又不觉得怎么样,方知上当。这是怎么回事,我不得其妙。
早上去交东西(为什么不写什么东西),她在拿书,递上时觉得碰了两手,却不觉什么,看徐倩亦然,当却感到了不一般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

19841129日记
早上,徐倩面后,已新,即思昨夜之谈,盖言赵廷喜之贪,大言而立之数,知是其,陈斌说人都一见,王陵曰是谈德荣之,于是吾盖实委之,具体人同此心,那么我便要高人一等了,于是对其兴趣大减。于是掏出了古文,我于是也算复活了。下午去了阅览室,茅塞顿开,便想天天来了,只是觉得时间太短,不能满足。我是个什么知识都探求的人,什么书、报都是从头到尾,一字不漏的,因此看杂志极其之慢。我只看了《中学历史》,上面知识太丰富了,一下把书本上知识突出出来。
晚间,李二乔问我对鲁迅文章看法,我便说很好,他说也是,并说原来不认为,现在觉了,我想这正是我要说的。

19841130日记
今天心绪不好,一早上不知所措。
下午,王老师叫我们去搞电子游戏,我和毕庆元忙着抄写,错过去图书馆机会,此诚憾事。
昨夜,陈斌告诉我第二名,心中甚为不快,但却无妨,下次再来吧。
 
19841201日记
今天不大顺心,似乎觉得自己已无了能力振兴,全身受缚。
中午买了两袋鼠药和瓶墨水,让徐锐带了回去。
中午看了几首七绝,打了会乒乓球。
今天似乎同学们都回去了,晚自习只有几个人上,实乃少见。中午又去了王老师处贴了纸,看高三同学搬东西,有唱片还有《沙家浜》,都觉好笑,其实也没什么,就象听到有人说华国锋一样,谬论,真不可思议。

19841202—1203日记
1202
今天星期天,早上醒来就不想起,后7:45方起,又一次没吃上早饭,不过我并不反悔。
上午在班上看了历史,便有点不想丢了,越看越有了兴趣。下午一边打乒乓球,一边看了一些短篇的古文,我发觉我对什么书都特别有兴趣。晚自习后,徐锐找到我,给了我衣服、菜,还给了我二元钱,他这星期回去了。

1203
上午上物理课,后半节我们自习,一会自觉一人在窗口找人,抬头见是叔叔,正和王飞说话,于是我上去,叫了声,便要和他走,他问我是否告诉老师一声,我说是自习,便和他走了。他说带了被子来换,后象上次父亲来一样,依然从后面送至门口,他跨上车走了,后梅老师问是否有课?为啥我跑来跑去。

19841204—1205日记
1204
今天下午学校里高二、高三年级开团会,金老师坐下刚说话,于是下面一片掌声,很久不息,于是他又说了一句,下面又是一片掌声,大家都边拍边笑,后又一次,于是老师们发火了,说要查出是什么人,真好笑。后纪老师坐在我身旁,对我说我成绩还可以,争取下次第一,他又说我若英语(73)多10分(83),就可赶上郑仁湘,我十分得意,便想着其它各门稳步,英语赶上第一,在地理上盖住之,于是我便觉轻松了许多。

1205
放学第一次交了开学来的团费,0.30元(9–2月),团的活动也太少了,除了开难得的会外,便是交费。放学和毕庆元去理发,因头发太长,李洪涛说象是假发盖着似的,毕庆元说长,道生、王飞亦云。李二乔说此长得不好看了。我一般是二个多月理一次,可毕庆元说他一个月理两次,我真搞不清了。晚自习,只看了地理,把笔记从头看了一便,发觉还有不少东西不知,我大吃一惊,心想马虎不得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

19841121日记
今天课间和毕庆元打羽毛球,一会,谈德荣也来打了。下午和毕庆元去王老师处搞电子游戏,晚自习时忽然见一老师在后,好象叫我,我一愣神,他用手招了一下,我看清是范老师,他一定是找我吧。便出去,他问我作业多否,我说不,其实很多。他便要我去看看溪流(我们语文兴趣小组主办),我便答应,然后约毕庆元一起去,去改了两个错字,后来谈到作文,他要我们写,我和毕庆元正要这样,后他说话,有点忽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但我想忍住,没达到,便想起种种不快之事,想起,果真不笑了。他倒没介意,可我总觉得对他不起。他便要我写,我想写两篇,一是《母亲》,一是《乡下穷人只认钱》。

19841122–23日记
22
今天写了篇《我的母亲》,忽然觉得应把一切亲人都写出来,还有篇《乡下穷人更认得黄的金、白的银》,构思时觉得很好,认为大可博人之欢,可后来觉得并不见佳,似乎觉得太现丑了,这为什么呢?

23
上午课间,范老师走来时对我说:“你去贴一下《溪流》”,我应允,于是跟他走。他走过高一(1)班时,进了去与一女同学说话,我知是刘晖,她并不美,原先见过一面,甚至觉得不舒服,可这次却十分近之,也许是其才吧!我不觉为我高兴,贴上《溪流》后,发觉有“本刊编辑刘晖、葛亦民、钱晓宇(美工)”字样,不觉一阵高兴,却又十分希望其它同学能知道,徐倩乎?

19841124–25日记
24
今天上午课间,范老师走到我位时,我交给他一首散曲《山坡羊.观《火烧圆明园》》,是按元张养浩而作,他看了会边看了出来,便走了前去和郑仁湘说话,徐倩与何宪梅便看那纸,见徐倩双手拿着读着,我心里立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。

25
今天下午又去王老师处试验电路,真的在他那里还懂了不少电的知识,后与陈斌捧一堆卷子到进修学校,王老师说:“捧到理化组苏老师那里”,我便对陈斌说:“他怎么好意思叫苏老师”,因苏老师是他女人,陈斌说:“不叫苏老师,叫什么呢?”我想也是。

19841126–27日记
26
下午放学,去王老师处继续搞电子游戏,这次去试验,有几处不通,我们便搞了起来,完后,已5:30了,人家已上自习,天也暗了,我们赶紧去打饭,到食堂,还好有饭有菜,我们便打了吃了起来。
继续看《复活》,大有裨益。
晚自习时又去王老师处,路遇梅老师,她要我叫三人明天开座谈会,我觉得是她在纪老师处说了我许多好话。

27
早上课间,梅老师进来,向我说要借15本几何书,我便给她借了,可刁道生却不与,真实的不与,我也没强求,只觉他是否那个,后他说是因笔借了弄坏在气头上,我也就原谅了他。
中午和毕庆元上街,我想等助学金下来便买双皮鞋,到底为什么,心照不宣,错了,因布鞋穿着太没那个了,我想把布鞋带回去,

19841128日记
今天中午决定洗衣服,那衣服已脱了几天,可就是怕洗,中午决定洗,正好吕文东也洗,就一起洗了,一会洗好了,于是我认识到一切事,只要做起来都是不难的。
下午学校高三男子排球队和学校女排比赛,我校女排在今年市区比赛中又得全胜,捧回了“雷锋杯”。先是女排胜二局,后高三也胜了二局,可第五局竟未打完,真遗憾。
今天看完了《复活》,这书我是仔细看的,花了不少时间,获益实在不浅,书中“托尔斯泰主义”竟有些和我想法同。“土地和阳光、空气一样属于每个人”,“要恕别人七十个七次”,书名《复活》,一是写男主人公—-聂赫留朵夫最后也就看了福音书的复活,即消除迷雾,一是写女主人公—-玛丝洛娃的复活—-感受了人之恻隐,并为之也做了自己牺牲。书中写了不少社会黑暗,实在是一本难得的好小说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六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六章

19841113–14日记
13
明天就开始期中考试了,突然觉得什么也没复习好,能考好吗?真不知道!凭运气考?不行,那怎么行呢?我这是。。。“一定能考好”,不知是什么提醒了我。

14
上午考了语文,觉得有个词解没写对,甚觉遗憾。下午考了历史,晚自习后,在宿舍看书,一会,陈斌和马文祥进来说历史已改好,我93第一,还有一个93,90多有十来个,我一阵欣喜,但,还有什么?心照不宣,李二乔得了82分,他不服气。我也想假设我这么多,如何?真不可想,管它,还是不想为好吧。

19841115–16日记
15
今天去楼上时,在梯口忽然遇见徐倩,忽似乎遇见,心里一阵忙乱,敢紧上楼,可进教室一看,她正在背书呢,这,我惊讶了,不免怪起她来,岂止怪他,分明是怪自己。今天英语考得不好,不过政治还可以,“以后抓好英语”,我想。

16
考完地理,我和管老师对了两个题目,象对了一个,忽之问擦,不语,后见,竟给,不应,一会方允,好尴尬。
考试都结束了,我便回家,候车时,不时有两个乞丐来,我便给之,人家大都不给,我十分气愤。也奇怪,不知怎么乞丐总冲我要钱,叫我“大学生”,“人间沧桑还在”。
下车后,见同车梅玉华和一人说话,见之,竟是高献忠,我一阵不知所措,欲前又止,欲认无能,似乎哆嗦几句,想必对方不知,匆匆分手,不简,直是跑躲着分手,他一定没看出我,我对梅应付:“高献忠,竟没看出来,”他也说他也是,我便十分满足。
路上遇见戴曲,说村上吴家盖楼房,我不知怎么竟十分小看他,不希奇,呜呼。
到家门口,见母亲在筛稻,笑着问我是星期六吗?我忙说不是,是星期五,星期六放假。

19841117–18日记
17
昨夜,很晚才入睡,乱思一通,结果一无所获,我不由得怪起所思之物来了。今天却一早起来,读了几首唐诗,这算是我回家真正干的一件事。

18
今天我又要去学校了,正好,叔叔去粮站,也就省我背米去车站了,行过村口,忽然一个人叫我,听出声音是母亲,已回过身看见母亲,她向我告别,我一阵心热,多伟大的母爱。
今天买了个表带(2.5元),看了场电影《少林小子》,并不见佳。我、李二乔、孙光海吹吹,大感兴趣,有时聊天能使人特别感兴趣。

19841119–20日记
19
今天英语试卷发下(72.5分),可我却十分满意,真的,出于意料之外,虽然不好,却是不幸中之大幸了。可地理只有80.5分,我不觉冷了心,原以为这是最好一门,不需复习,可。

20
今天语文课后,范老师把语文分数给汤平,我十分激动地上前,大家也一哄而上。我一看是97,当时,得意之心不觉溢出,“大爷多少分?”“大爷97”,陈斌说。“好,摸到了”,我一拍掌,便去擦了黑板,出自意料之外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四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四章

19841103日记
下午课间,郑仁湘说王小平要订报纸,于是我登记,她又说要改一下自己的,说家里订了,我应允,当我打开写时,徐倩站在身后,似乎一双眼睛望着,我倒是十分沉静地做着一切,只是字不好,实乃大憾。冷不丁她说什么时候交钱,我敢忙说“随你”,还是那句,不过“便”改为“你”,凑热乎。上午张春林老师台我,我后之台,完看他在等,我却在台不安,不过却倒反而安了。后都完,我半之,一号反,却十分满足。
放学后,我正在看书,谈德荣问我是不是地兴小组的,我敢紧应是,他便要我去做个仪器,我便又拖毕庆元去,到了合楼三楼,原来是做“中国交通图电子游戏”,在一个板上刻好主要铁路线和途经城市,各个城市按个灯泡,辩别答题,我们几个在王老师带领下,做了一阵,王老师问我时间,(不知怎么知我有表),我看了,告诉他5点,他便要我们放下,星期一放学接着弄。晚自习后,看了电视剧《徐悲鸿》。

19841104日记
上午,看了小说《改革者》,因为冯牧评价高,我借来看,可是看了后,并不见佳,也许是改革两字好评。中午和王飞上街,买了绒毛颈罩,因为毛线衣无领,先买了个紫色的,到宿舍后,套上,并不见佳,不配,我真想去退掉,但一想是不可能的,于是便准备换个配的,一说那人很愿意,我说“麻烦你了”,她答谢,我想若退,总会是另一副样子的。上午我端着粥碗走来,一手我的,一手毕庆元的,在操场上,突然看到有人打排球,我就想“别打翻碗”,正走着,突然一个球飞来,碗落在地下,粥翻了一地,我真没想过来,那人敢紧过来陪不是,我捡起碗,发现他在捣口袋,知是拿饭票,我便说:“没关系”,便走开了,因打翻了一个碗是毕庆元的,而我的却好,后来我又把粥扫了,我多么佩服我的处理方法,人人这样,我想。
下午看了”中日女子超级排球锦标赛”,看电视在初二一次,是黑白的,在卓中,这次县中是彩色的,我更是激动,和王陵看,中国队打得很好,而日本队只顾扣球,防守很差,第一局中国队以15:8胜,第二、三局分别以15:1、15:0胜,当时我也很激动,球场上有人打标语“再接再励”,还有一个“中国女排球迷会”,令人兴奋。

19841105日记
早上醒得很早,因邰成华约我跑步,自觉还早,便不想起,一会有两人起来,邰成华也醒,叫了我,我便应着,穿了衣服。跑时只有5点35分,这次从校门西拐到县委,然后到体育馆,再到客车站,后到学校,这么个大圈子比以前要长多了,而我却坚持了下来。起先一点也不吃力,因是慢慢跑,和上次感觉截然不同,于是我便下决心要跑下去。
早上,徐倩交报费,先说三,我说共,曰无过矣,我便寻,无着,急中生智,冯问,道变,其曰那我拿,有,结完。下午,郑又交,后找之,后,正在读一曰:“错了,四呢”,抬头对天,并说所以,不懂后拿表看之,方应。后李二乔曰:“叫就抬乎”,我实知,乃佯不,其意在套中话来,曰:“那应”,并手指,我便曰不好叫名字,当然“哎”,其意何有,原是。他真和我一样,我想。不知怎么今天上午把其和初中同学李晓霞联在一起,觉得李十分满意,而其却非,李温而不急,其远矣,想得很多,原来其和我想象中远矣,而这一念头,却是其与吾满意之际,悲夫。
晚自习前,冯青荣与笪宏伟吵架,冯说笪无故击之,而后遁,告诉纪老师,因之多次寻事,竟发了电报,叫其父来。马文详说于李二乔语满我,我问李二乔,李说:“他说你对任何人都一样好”,马说我刁,还说陈斌也同意,我不禁笑了,马指我对笪见,而陈斌真是知我者。
下午去图书馆找杨老师交报费,不遇,看了一会《少年文史报》,觉得很好,可惜一会闭馆了。

19841106日记
今天早上醒来,天很黑,(因雾大),但我还是起来了,约邰成华跑步,今天跑得自觉不如昨天,一会儿腿就酸了,但我想象邰成华昨天说的要坚持,便也坚持了,可以说是拼命坚持,我还以自己自制力大鼓励,终于跑完了和昨天一样的路程,而后来却不感觉累了,其实,我们今天跑得比昨天快。
今天班主任便叫同学们,确切说是被笪宏伟打过的人写材料,写出经过,因昨天拍了电报叫他父亲来,大家都写了,而且是事实,可我也想到了小说中整人写黑材料,也这样吧,呜呼,众口烁金。
下午去图书馆,找杨老师交报费,我先说38元,可她一查48元,我真是,这么个粗心,将来,我是这么粗心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